中国风力发电网首页

中国风力发电网

风电新闻

风电产业 风能 能源 风力发电技术 风电叶片

当前位置:中国风力发电网 » 风电新闻 » 风能专家 » 正文

李俊峰:“十四五”能源规划若干问题的思考

2020-04-29  来源:中国风力发电网  [已有0人评论]  [有偿投稿]
核心提示:随着能源革命形势变化,目前,“十四五”能源发展规划的制定已经提上日程。
中国风力发电网讯:“十四五”时期将是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型的攻坚期,全国能源行业也将进入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期。
随着能源革命形势变化,目前,“十四五”能源发展规划的制定已经提上日程。
4月28日,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理事李俊峰做客「麒麟学院」,开讲《中长期能源规划若干问题的思考》。
「麒麟学院」是由中国综合能源服务产业创新发展联盟、国网综合能源服务集团、能见科技联合打造的旗舰级学术交流平台。
李俊峰提出,“十四五”是中央提出高质量发展的开局之年,需要为2035年现代化国家初步建成和本世纪中叶国家全面现代化,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奠定基础。
“清洁化、低碳化和智能化是全球能源发展的大趋势,也是中国国家现代化的基本条件,因此能源中长期规划需要对能源的转型提出量化的目标要求。”他建议,从今往后可否只控制化石能源总量,不再控制能源消费总量。
李俊峰认为,中长期能源发展的重要任务,主要是落实“十九大”关于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的战略发展,推动能源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他对“十四五”期间的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寄予厚望。“提高非化石能源比重的重任落在风能、太阳能身上,制约风电光伏发电的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政策和市场问题。”
他提出,“十四五”期间,风电新增1.25-1.5亿千瓦、太阳能发电新增2.5-3亿千瓦都有可能,也都有难度。同时,他希望电网建设能满足新增能源主要是非化石能源的电源配置问题。
“只有完成从资源依赖向技术依赖的转变,全球能源安全问题才能彻底解决。”他说。
以下是部分讲课实录:
1. 中长期能源规划制定的时代背景是什么?
李俊峰:“十四五”是中央提出高质量发展的开局之年,需要为2035年现代化国家初步建成和本世纪中叶国家全面现代化,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奠定基础。
从全球来看,能源转型分为三个阶段。
全球能源转型起源于环境治理,从减少煤炭开始,转向减少高污染能源品种的消费,即实现能源的清洁化;发展于应对气候变化,即实现低碳化;顺应时代潮流实现能源的智能化,也就是数字化。
发达国家自1990年以后能源基本上实现了零增长,煤炭消费有了显著下降,可再生能源明显增加。而发展中国家成为能源增长的主要因素,占比从1990年的43%提高到2018年的59%。不过,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自2013年以后增长趋势趋缓。
从中国来看,能源转型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坚持以煤为主的阶段、坚持国内为主的阶段、树立清洁低碳能源体系的阶段。
新时期对能源提出三个要求。其中,清洁化和低碳化是中长期能源发展需要履行的,没有争议。另外一个是智能化,目前还没有形成共识,但是已经开始探索。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看待2035和2050的能源能源发展的战略选择?
有两个思考的维度。一个是国内“美丽中国”的要求,2035年现代化国家初步建成,2050年美丽现代化强国的PM2.5的要求。第二个维度是国际碳排放的要求,2030年达峰,2035年以后要尽发达国家的义务。
两者都要求中国的能源要向清洁化和低碳化迈进,高比例地发展非化石能源成为必然的战略选择,而高比例的非化石能源,也将会化解国家能源安全的矛盾。
2. 中长期能源规划需要注意哪些关键目标?
李俊峰:清洁化、低碳化和智能化是全球能源发展的大趋势,也是中国国家现代化的基本条件,因此能源中长期规划需要对能源的转型提出量化的目标要求。
2025年的全国能源消费量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2035、2050年的能源需求更难确定,但是2030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峰,是化石能源增长的紧约束,必然推动化石能源内部的低碳化转变,这一点能源届需要有共识。
从供应侧看,为了实现二氧化碳排放达峰,需要控制高碳能源的使用,但是供应侧的诱惑极大,如果石油价格长期低迷,势必影响煤炭价格和天然气价格的下降,也许会增加控制化石能源消费的难度。
提高非化石能源比重的重任落在风能太阳能身上,制约风电光伏发电的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政策、市场以及相关的资源配置问题。
从今往后可否只控制化石能源总量,特别是控制煤炭、石油等高污染和高碳的能源,不再控制能源消费总量,鼓励大家利用清洁和低碳的能源。
“十四五”期间,煤炭能不能控制在40亿吨以内?以后能不能逐步减少,“十二五”期间实现了煤炭消费总量和占比的双降,“十三五”实现煤炭占比的下降,但是没有实现煤炭消费总量的下降,“十四五”开始,能不能做到煤炭消费总量和煤炭占比的持续双降?
煤炭消费量一旦确定之后,其占比取决于能源消费总量,总量越高,其占比会越低,反之亦然,但是人们既不希望煤炭占比过高,也不希望能源消费总量过大。
天然气占比的“十三五”10%目标,已经肯定完不成。“十四五”比重和总量的决心都很难下,但是总量和占比继续提高是大概率事件。人们对清洁能源的向往是无法改变的。
煤炭总量和天然气消费量一旦确定,控制的就是石油消费占比。控制石油消费量一箭双雕,既保障了能源安全,又促进了非化石能源的发展。因此,控制化石能源总量和占比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非化石能源占比,取决于其发展总量,更主要取决于风电和光伏发电的发展,技术和市场都没有太多的问题,制约其占比和总量的是政策因素。
2019年非化石能源占比已经接近15%,五年提高了3个百分点,既然国家已经认可可再生能源由高速度向高比例发展,“十四五”期间非化石能源的占比增加3-5个百分点都是可预期和接受的。
3. 中长期能源规划需要完成哪些重要任务?
李俊峰:主要是落实“十九大”关于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的战略发展,推动能源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化石能源方面,煤炭要在确保生产安全的条件下,保障煤炭高产稳产,稳定提供每年40亿吨煤炭供应;石油控制总量在7亿吨以内,能少用就少用,努力化解供应风险,确保供应安全;天然气能做多少做多少;发电量按年均增长4%计算,大约每年新增电量3000亿千瓦时。
非化石能源方面,平均每年新增发电量2000亿千瓦时,年均增速在8%左右。核电能做多少做多少,大约每年增加400亿千瓦时;水电和生物质发电按照既定方针发展,也是能做多少做多少。
风电、太阳能发电,“十四五”能不能做得多一点,风电新增1.25-1.5亿千瓦、太阳能发电新增2.5-3亿千瓦都有可能,也都有难度。不够就需要煤电补齐、托底。
关于能源安全,我认为需要从战略安全、环境安全、技术安全、商业安全四个维度来考虑。
对外依存度高低不是战略安全的唯一判据,中国各种化石能源,包括核燃料对外依存度高是一个大概率事件。能源安全的观念需要更新。
世界是安全的,中国才是安全的。中国需要和全球一道维护世界能源安全,这样中国的能源供应才是安全的。
另外,只有完成从资源依赖向技术依赖的转变,全球能源安全问题才能彻底解决。


 
 

(来源:能见Eknower  作者:米小夏)

0条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名企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