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力发电网首页

中国风力发电网

风电新闻

风电产业 风能 能源 风力发电技术 风电叶片

当前位置:中国风力发电网 » 风电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国家补贴取消,中国海上风电凛冬降至?

2020-01-17  来源:中国风力发电网  [已有0人评论]  [有偿投稿]
核心提示:中国政府取消海上风电补贴,比业内预期来的更早一些。
中国风力发电网讯:中央补贴取消已无回旋余地。业内将希望寄托于地方政府接力中央补贴。
中国政府取消海上风电补贴,比业内预期来的更早一些。
多位业界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国家财政部已明确,从2022年起,取消新核准海上风电项目的国家补贴。本着“谁发展谁补贴”的原则,鼓励地方政府自行补贴,支持本地海上风电项目的建设。
海上风电补贴抽离在2018年已有预警,但该消息仍在业内引发争议。
多位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这对起步不久、正在火热建设中的中国海上风电而言,将造成重大、甚至致命打击。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此前半年,中国风能行业协会向国家能源局提交了大量材料,数次呼吁海上风电补贴退坡延期。
业界人士普遍认为,从产业发展规律和现状看,国内海上风电真正能够实现零补贴,要在2025年之后。
多位行业人士曾发声,希望政策决定者充分考虑海上风电成本的下降趋势、项目合理收益水平,五年内保持合理补贴,稳定市场预期。
目前看,中央补贴取消已无回旋余地。业内将希望寄托于地方政府接力中央补贴。
海上风电是度电成本最高的可再生能源之一,每度电补贴达0.4元,是陆上风电补贴的3倍。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曾撰文提议,地方政府从2022年开始接力补贴新并网的海上风电项目。当年补贴强度预计约0.2元/千瓦时,此后每年降低0.05元,2026年退坡至零。
据他测算,这些补贴平均分摊至沿海省份,各省每年约需3.6亿-9亿元,占广东、江苏、福建等主要沿海省份2018年财政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例最高不超过0.3%,最低仅为0.03%。
秦海岩称,通过这些补贴,可为地方政府带来每年超过500亿元的固定资产投资以及长久税收。
但据界面新闻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地方政府财政补贴支持风电开发商的可能性小,多持观望态度,行业只能争取其他政策支持。
“十三五”以来,中国海上风电发展步伐加快,已进入规模化、商业化的发展阶段。中国整机企业已逐步掌握海上风电的自主知识产权,正进入关键技术研发创新发展的关键阶段。业内多认为,海上风电处于腾飞发展的前夜。
2018年,中国海上风电新增装机容量达到165万千瓦,同比增长42.7%,成为全球海上风电装机增长最快的国家。
在补贴退坡的预期下,海上风电在2018年底迎来核准潮,并在2019年出现抢装热潮。截至2019年10月底,中国海上风电累计并网装机达510万千瓦,完成了“十三五”规划目标的77%。
根据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2019年符合规划、纳入财政补贴年度规模管理的新核准近海风电指导价调整为每千瓦时0.8元,2020年调整为每千瓦时0.75元。
2018年底前已核准的海上风电项目,如在2021年底前全部机组完成并网的,执行核准时0.85元/千瓦时的上网电价;2022年及以后全部机组完成并网的,执行并网年份的指导价。
相比沿海省份的标杆燃煤电价,目前海上风电的电价补贴高约0.4元/千瓦时。实现平价后,海上风电上网电价将降至约0.45元/千瓦时,几近腰斩。
这将使开发商面临较为沉重的压力,部分项目也将丧失开发价值。开发商对海上风电开发的积极性或降低。
火热发展的海上风电,是否就此步入凛冬?
一位整机企业海上风电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以0.85元/千瓦的上网电价计算,广东区域风电开发商的投资收益率为8%-10%,辽宁区域收益率不足8%。福建区域虽然风资源条件好,但项目离岸距离远,水深深,造价高,收益达不到预期。
据该人士介绍,江苏部分条件优质的海上风电项目,收益率可在10%以上,但江苏未来新建海上项目基本都在远海,外送及运维成本大幅增加。
“目前条件下,各区域海上项目只能满足开发商的基本收益预期。若以目前的风电造价,匹配平价的上网电价,大部分项目的投资收益率几近为零。”该人士称。
对于风机整机商及供应链企业而言,因正处于研发投资、质量投资、试验投资等基础能力建设阶段,补贴抽离,也将对它们造成较大影响。
上述整机企业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称,中国海上风电虽历经十年发展,但前期发展缓慢,设备主要依赖进口,国产设备实现批量化发展仅为近五年,技术进步还未达到平价的程度。
一位不愿具名的风电企业管理层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海上风电产业链长,投资回报周期长,国内主要发电企业、整机商及零部件厂商均已进行长期战略规划和大规模的资金投入。补贴骤然抽离,将使马上取得突破的海上风电发展陷入停滞,企业前期工作和投入面临巨大损失。
他认为,海上风电每年的新增并网装机至少保持300万千瓦,才能基本满足海上风电产业持续发展的需要。只有确保市场持续投资,维持相对大的市场规模,才能形成产业集群优势,实现海上风电的规模化发展,驱动平价的实现。
但也有观点认为,海上风电不会因为平价压力骤然进入寒冬,会有一定缓冲期。但若省级补贴不能跟上,整个行业发展则将异常艰难。
上述整机企业海上风电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取消补贴的海上风电项目,是2022年以后的新核准项目。此前,仍有一批海上风电竞价项目可以支撑2022-2023年的市场,一定程度上缓冲平价压力。与此同时,技术突破也将实现度电成本的进一步降低。
界面新闻记者查阅资料显示,目前,海上风电的建设成本约为陆上风电的2倍,国内已建成的海上风电场运维费用,也远超陆上风电。
在中国海上风电标杆电价执行之初,欧洲大多数国家的海上风电电价与中国持平,甚至更高。
欧洲竞标的海上项目,电价已降至约0.4元/千瓦时。德国、荷兰已通过竞标实现了部分海上风电项目零补贴;法国、英国近期公开招标的海上风电项目最低中标价分别达0.39元/千瓦时和0.35元/千瓦时。
上海奉贤海上风电项目,是中国首个海上风电竞价项目,其上网电价为0.74元/千瓦时,是英国海上风电项目最低价格的逾2倍。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副主任陶冶在2019全国大型风能设备行业年会上表示,过去五年,中国海上风电成本下降幅度并不大,每年成本下降比例在20%左右,未来海上风电降成本难度较大,若不能在2025年前实现平价,那中国海上风电很难扩大规模、实现自主发展。
另一位整机企业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中国海上风电价格比欧洲高,与中国的资源禀赋有直接关系。
他认为,欧洲海上风电快速发展,除了依靠配额制以及补贴政策扶持外,还得益于全产业链扶植政策明晰、审批管理顺畅、技术研发补贴税收优惠,实现了技术进步,快速推动度电成本的下降。
“欧洲首个海上风电场1991年开工建设,国内首个海上风电场东海大桥10万千瓦示范项目,2007年才开建。从发展时间段而言,平价脚步并没有落后太多。”他说。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席菁华)

0条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名企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