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力发电网首页

中国风力发电网

风电新闻

热门搜索:风电产业  风能  风力发电技术  能源  风电叶片 

当前位置:中国风力发电网 » 风电新闻 » 风能专家 » 正文

关于风电平价上网!秦海岩、祁和生、曹志刚、金孝龙....这些大咖这样说

2018-10-24  来源:中国风力发电网  [已有0人评论]  [有偿投稿]
核心提示:会议上秦海岩、祁和生、曹志刚、金孝龙、褚景春、曹志刚等风电大咖对“平价上网“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小编整理如下,供大家细品。
中国风力发电网讯:2018年10月17日-19日,2018北京国际风能大会暨展览会(CWP 2018)在北京隆重召开。本次会议围绕“迎接平价新时代、拓展发展新空间”为主题进行交流,探讨。会议上秦海岩、祁和生、曹志刚、金孝龙、褚景春、曹志刚等风电大咖对“平价上网“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小编整理如下,供大家细品。注:排名不分先后
秦海岩
观点:风电行业已成熟,平价上网是比然,补贴该段就要断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秦海岩表示:经过30年发展,中国的风电产业已经长大了,已经具备了与火电等传统能源竞争的能力。并且在电价退坡下降的大趋势下,风电平价上网将是我们全行业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所以,风电行业(的补贴)该断奶就要断,一个行业不可能永远靠补贴生存。一直靠补贴的行业永远做不大,也走不远!”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秦海岩
祁和生
观点:风电平价上网日益临近,创新和新经营模式助力市场发展
中国农机工业协会风能设备分会秘书长祁和生表示:当前我国正处于能源转型的重要阶段,2020年风电平价上网的时间目标日益临近,竞价上网政策已经开始施行,风电行业即将步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在这个新形势下,在新的形势下,风电的发展既面临着与传统能源的竞争,还面临着光伏等其他可再生能源的挤压,风电行业内各企业之间也在相互竞争,未来几年对风电行业来说是关键时期,需要我们抓住机遇,以新一轮变革为契机,创新和发展新的经营模式,在平价上网时代的能源和电力市场赢得新的发展空间。
中国农机工业协会风能设备分会秘书长祁和生
曹志刚
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执行副总裁曹志刚
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执行副总裁曹志刚表示:平价上网这个词其实在这几年是风电最火的词,网红的词语,平价上网从金风做准备的时间节点是在2014年4季度,2014年9月份当时能源价格司组织了一个会,算是陆地价格风电退补贴的吹风会。在那次会议上我们还是能够敏感的感觉到未来几年之内确实会出现平价上网的要求,紧接着公布2015年12月31号开始每一年电价下降的梯度。另外一些信息来自于我们在做海外市场的时候,不管是澳大利亚市场,还是这两年在德国市长的变化,还有包括阿根廷、巴西为代表的南美的市场,一直用的是竞价上网的方式,或者这个资源以什么样的电价拿到这样的项目,所以这是很重要外部信息的输入,另外很重要信息的输入。
当一个能源从替代能源变成主力能源之后,确实经济性是最后能够来评价这个能源能不能取得更大发展的因素,所以我想这是对平价上网的一个认知吧。另外一个就是对于平价上网今年算是第四个年头了,从2015年开始做准备工作,我想作为主机企业,在整个风电厂度电成本最优的情况下,有两个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也是主机企业自己的职业担当,一个对于风电厂限定的区域之内,怎么样最大化的去利用风能发电,或者说怎么样做到最能量利用率,当然我们现在很多的政策还并没有倒向和指向到这个上面,但是对于最优度电成本是大家的一个共识了。
另外一个就是在建设成本过程中,主机所占的比重,原来在陆地比重是比较大的,基本上在65%的比重,所以这个责任是主机企业应该去担当的责任。我们自己做过一个分析,在发电量的提升和风电厂的投资总成本对于度电成本的影响上面,大致是一个七三开的影响。70%的影响其实是发电量的提升对度电的影响,如果仅说这两个因素,当然还有20年寿命期之内的运维服务,还有很多其他的影响,这是过去几年做的很多的事项。
今天我围绕着这个大会想有两个建议,在一个风电厂度电成本构成过程中,一个风电厂建成前或者建成之后,社会上围绕着每一个风电厂至少有20个组织或者单位,一起对每一个风电厂度电成本有影响的,先说偏金融一些的,比方说融资的成本,我们经常会听到国外每度电很低的价格,甚至比中国的价格还要低,但是融资成本的高和低对于整个风电厂整体度电成本影响是非常直接的,这是很重要的因素。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作为开发商是追求度电成本核心的主体,开发商在做项目开发的过程中,开发成本的支出,土地成本的支出,其实都是关键性的影响。
接下来就是在项目设计的过程中,设计院的参与,是不是有很多冗余的设计,可以在风电厂设计的时候被发现,还有包括像在建设过程中,我们的工程建设的管理,通篇看下来还是有非常大的空间,很多环节相对来说比较粗放的,比方说我们建成了风电之后,总是要花不短的时间才能够进入到并网发电的状态,这个时间段资产是闲置的。今天上午听到两个数字,2017年年底中国累计的并网容量164个亿,但是2017年底我们累计装机容量是1.88亿,有两千多万千瓦余量在去年吊装完成,并没有进入到发电状态,我讲这个含义是说,在平价上网大的背景之下,我觉得需要以开发商为主体,以制造商为主体,我们要建起来一个整体为平价上网做促进的生态,而不仅仅是在这个链条上面为数不多一两个点在大量的做工作,其他的可能处于观望的状态,这是第一个想提的建议,也是一个分享。
另外一个想提的建议就是希望做一些模式上的转变,我们在风电圈里头的人都知道,以前建一个5万千瓦的风电厂,10万千瓦的风电厂,每一个风电厂都要去建中控设备,现在规模越来越大,而且在一个区域之内风电厂集中量越来越多,有的区域大的可以在方圆几百公里之内,可以达到500万千瓦,甚至800万千瓦的容量,小的区域可能也有100万到200万的容量,如果按照这样的体量,一个监控中心它的服务能够完全是够的,如果按照这样的方式,这部分成本不管在建设期还是运营期都是可以打幅度下降的,所以我有两个倡议,一个倡议是在平价上网其实面临着大考了,在2020年就要实现大考的阶段,这是和风电相关的生态链都要为平价上网去做创新,要去做工作,另外一个就是在商业模式上面希望做很多的改进和变化,能够去迎接马上要到来的平价上网。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来源:能见APP)

0条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名企专栏